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女性生活 >

缈落夺走小白元神红气沉晔殉情后元神回归东华体内

发布日期:2022-06-18 10:30   来源:未知   阅读:

  三生三世枕上书-东华内心独白186东华带着受伤的小白和苏陌叶出阿兰若之梦

  就在我走了几步后,忽然灵台一阵麻木的感觉,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从外竟脑门植入体内,瞬间脑海中出现了沉晔的影子:

  从沉晔孤苦的幼年,再到童年遇到了阿兰若,照顾阿兰若的点点滴滴,以及去了岐南神宫二十年长修。

  期间沉晔在深夜独处的时候,萦绕在他的脑海就是蛇阵中的阿兰若,沉晔长修之后,与阿兰若的点点滴滴的画面也飞快在脑海中显现出来,沉晔与阿兰若在一起的时候,如何压抑自己,即便心中有阿兰若,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将阿兰若推开。

  沉晔在到得知阿兰若死讯时候的心如刀割的痛苦,对橘诺和倾画的憎恨,欲要杀死整个梵音谷的比翼鸟族王族为阿兰若陪葬。

  后来息泽教他复活阿兰若的方法,建造阿兰若之梦,收集阿兰若的散失的元神经过……

  快速看过沉晔的一生后,待我就恢复灵台清明的时候,暗叹沉晔最终还是没有放弃执念。下一刻,发现眼前就是小白倒在地上一幕,心中不由得一惊:糟了,缈落还在身边。

  左手运足十层法力,以最快速度,瞬间漂移,向正沉浸在拿到元神红气的缈落劈出一掌这一掌正中缈落天灵盖要害,缈落切实受了这掌后,被震飞好几丈。

  缈落化相离开了所附着的夜枭族将领身体,冷笑看着我,又看了看她手上的从小白元神窃取的元神红气,便化作一阵红光,消失无踪。

  因小白昏迷了,不知道她伤得如何,便无心去追缈落,快步向躺在地上的小白走去。走到小白身边,放下手中的长剑,看着一脸苍白的小白,检查了一下她伤势,刚好养好的元神再次受伤,想起袖中还有赤金血,便给小白喝了一盅。

  将小白抱起那一刻,心中暗道:被缈,还是让你奸计得逞,这个仇我一定要亲自还回去。

  正要寻苏陌叶,发现周围的树木已经有歪斜变形,心中一惊:沉晔,我一缕影子,宁可死也不愿意放弃执念,他的元神已经尽数回到我体内。作为造梦者,沉晔已故,他所造的梦境马上就要崩塌了,必须马上带苏陌叶走。

  回到思行河畔,苏陌叶正看着思行河,似乎毫无所觉。我长话短说:“梦境就要崩塌了,我必须尽快带你们离开这儿,否则将永远埋葬在这儿。”

  一路上,不禁又想:缈落如今已经拿回了元神红气,她的功力恢复越发快,妙义渊很难将她困住了,梵音谷的浊息聚集速度会加快,回去之后要让连宋安排天宫接收梵音谷的民众。

  正在思考,怀中的小白动了动,我低头看了看她,发现她双眉微蹙,似乎睡得很不安稳是又在一个噩梦之中吗?刚刚缈落在小白身上汲取元神红气时,她心中肯定会惊慌。如果小白不与我在一起的话,缈落便不会发现她的元神红气在小白身上,那缈落肯定不会伤害小白。如果不是因为我将频婆果给了姬衡,她也不会偷频婆果,误入蛇阵,调入阿兰若之梦,也不会元神受伤。小白似乎遇到我之后,总是受伤。她是青丘唯一孙子辈,没有遇到我之前,一直生活在青丘,被众人捧在手心中,活在众人关爱下,在遇到我之后,却平白受到这么多的伤害……

  快到水月潭时,阿兰若之梦的景象已经扭曲不成形,远远看到水月潭的平台上空一个漆黑的窟窿,梦境崩塌,连接外界出入口再无遮掩物,梦境马上就消失了,催促苏陌叶“快”,纵身一跃,跳入那个越来越小的窟窿,前脚一出来,后脚窟窿便消失无踪,阿兰若之梦彻底崩塌了。

  才走了两步,便到了蛇阵,四尾巨蟒还没有来得及出现,苏陌叶挥了挥手中的长笛,四尾巨蟒便乖乖地缩了回去。

  连宋看着我,一脸惊喜地说道:“帝君,你终于出来了。”顿了顿,他看着苏陌叶,作揖道:“多谢而皇子。”

  连宋这个人就是爱说客套话,不见那么久还是保持这种坏毛病,便出口打断他们说:“罢了,先让小白去休息。”

  一直没有说话的燕池悟马上紧张看着我,急切地问:“小九怎么了?”顿了顿又问:“冰块脸,为何你竖着出来,小九却是横着出来??”说着还用手指了指小白。

  小白现受伤了,玉林院有温泉,最是小白解乏用,我看着燕池悟,问道:“燕池悟,你那玉林院是否有温泉?”

  我看着燕池悟,淡淡地说:“你我的住处换回来,今晚你去疾风院睡吧。”不等燕池悟是否答应,便看着连宋说:“你跟我来一下。”说着,我便抱着小白往玉林院走去。

  我轻轻地将小白放在床榻上,又给她盖好了被褥,掖好被角。耳边响起连宋喋喋不休的话:“我刻意造出这么一个时机,让你二人共处一室,说些小话,联一联情谊,劫后余生嘛,正是诉衷情的好时候,稍许温存即可拿下。这种关键时刻,你找进来做什么?”

  看着小白苍白无血色的小脸,似乎与刚刚受伤的时候没有一点区别。看着她额间上的凤羽花,暗淡的血色,身边的连宋还一直在说个不停,而且稍后要跟连宋说的话,都是关于缈落和妙义渊。小白知道我去调伏妙义渊,缈落,她必定会跟着去,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让她安心再休息吧,伸手在小白的额间施了一个昏睡诀,小白受了昏睡诀后,缓缓地睡得更沉了。